EN [退出]
添加椒盐噪声>中国新闻

_强化SDR:构建超主权储备货币体系

2017-11-18 14:27

如果说,1998年东南亚金融危机时大多数人把批判的目光聚焦在爆发危机的国家本身,那么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国际社会的视线则不仅仅停留在危机的发生地——美国,而且也更多地关注到了现行的国际货币体系的缺陷上。

当前的国际货币体系虽然沿袭了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基本理念,却在储备货币发行规则、汇率纪律等很多方面丧失了原有的秩序,是一个“无秩序的体系”,并因此导致了国际金融的多重不稳定性。

全球信用全球管理

那么,国际货币体系不稳定的根源是什么?

在布雷顿森林体系以前,黄金是国际货币体系的中心,国际贸易以黄金为媒介实行等价交换。在布雷顿森林体系下,美元与黄金挂钩。美元作为黄金的代表,与黄金一起作为国际货币体系的中心,美元虽然是美国的信用货币,但是其价值仍然以黄金作为担保。而牙买加协议签订以后,美元不再与黄金挂钩,也不再是国际货币体系“法定”的中心。理论上,牙买加体系下储备货币“多元化”了。

但是事实上,美元凭借美国强大的综合实力,在布雷顿森林体系下形成的储备货币选择中的路径依赖和网络外部性,仍然占据着最主要储备货币的地位。美元从本质上讲是美国的信用货币,以美元作为最主要的国际储备,美元就拥有了全球信用货币的特征。但是美元的发行和管理仍然由美联储负责。当美国的利益与全球的需要相矛盾时,美联储发行和管理美元的决策过程就面临着是优先照顾美国利益还是首先考虑全球需要的选择,这也就是我们所熟知的“特里芬两难”理论在国际货币体系实践中的真实体现。

因此,国际货币体系不稳定的根源是信用全球化后,我们缺乏一个全球机构来管理全球化的信用,而是由一个国家来管理。

确定了国际货币体系不稳定的根源,要从根本上解决当前国际货币体系中存在的问题,必须改变全球信用的一国治理结构,构建全球协调、共同管理全球信用的国际货币体制。

全球信用扩张无序需要一个全球管理机构,就像一国信用扩张无序曾催生了中央银行。在中央银行诞生之前,首先代金属货币在全国流通的是由各个私人银行各自发行和管理的银行券,但是代表各家银行信用的银行券无序的发行和流通在19世纪末暴露出重大弊端,造成了一国的信用混乱和频繁的金融危机,甚至引发社会混乱,正是最终依靠政府力量独享货币发行权的中央银行的诞生,终结了这种国家级的信用混乱。

现在,我们同样面临了相类似的情况。随着全球化的不断推进,全球越来越成为一个统一的整体,全球国际贸易和金融交易的大规模发展使得主要经济强国的主权货币越来越多地走出国门,在全球或某区域内流通,一定程度上形成了信用的全球扩张。但信用全球扩张和主权货币的全球流通没有受到全球发行纪律约束,从而带来了全球信用体系的不稳定。

发行全球储备的“大银行”不以币值稳定为己任,反而有通过储备货币发行地位攫取全球财富之嫌。参照一国中央银行的创立和发展的历史必然性,要从根源上解决当前国际货币体系的问题,只能是成立“全球中央银行”来统一发行和管理全球信用,即全球信用的全球管理。

 构建超主权储备货币体系

全球信用的全球管理必然要求以超主权储备货币体系为依托,而建立超主权储备货币体系需要各国齐心协力,同舟共济,进行充分协调与合作。

但是,在当前的国际政治经济环境下,实现这一理想的目标存在着较大的障碍,短期内尚不具备可能性。一个较为现实的选择是,通过构建有管理的多元储备货币体系逐渐过渡至超主权储备货币体系。有管理的多元储备货币体系表面上看似乎是次优方案,但相比直接构建超主权储备货币体系而言,有管理的多元储备货币体系更加适应现阶段的政治经济格局,更加容易被各主要经济体接受,在实施过程中所遭遇的阻力会小很多,是当前实现国际货币体系改革目标的可行选择。

所谓多元是指各主要经济体的主权信用货币,也包括非主权货币SDR。虽然SDR尚不是完全意义上的货币,但是它已经有了货币计值手段的职能,在国际货币体系中发挥一定的作用,就像当年的欧洲货币单位在欧洲货币体系中发挥作用一样。所谓有管理是指各主要储备货币国家必须加强协调与合作,至少除美元以外的其他储备货币应该部分与SDR挂钩,从而在新的国际货币体系中更好分担美元的责任,促进国际货币体系的稳定。

这种有管理的多元储备体系对于美国而言也应可以接受。有管理的多元储备体系并不破坏美元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主导地位。它可以使其他多种储备货币分担美元的国际货币的职能,与美元一起维护国际货币体系的稳定,并促使美元承担维持币值稳定的义务。这样,同时也有助于美国摆脱在当前国际货币体系下所受到的困扰。稳定的国际货币体系对美国来说一样是有利的,巨额的外部赤字、美元的垄断地位和巨大的资本流入也不再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在这样的体制下,美元可以逐步摆脱外部的压力,减少国际收支逆差而不影响国际货币的供应。虽然这一体制在客观上也将使美元受到一定的制约,不能像目前那样随意贬值,但这样的改革方案对美国总体而言是利大于弊的。

此外,区域货币合作可以作为这种有管理的多元储备体系的有益补充。区域货币合作是一种“集体保险机制”,它有利于区域货币体系的稳定,进而有利于稳定国际货币体系。欧洲货币一体化的实践已经证明,区域合作是减少对美国金融体系和美元依赖程度的有效机制,也是提升区域货币稳定与有序的有效途径。发展中国家由于经济实力较弱,即使在新的国际货币体系下也容易受到国际资本的冲击而招致不稳定,尤其需要这种“集体保险”的机制。

(本文节选自上海发展研究基金会的系列研究报告《加强SDR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地位和作用》。

当前文章:http://zep87.ddqdgj.cn/roll/20171116/xj5r.html

发布时间:2017-11-18 14:27

江吻全文免费阅读  巨星之名器炉鼎  从零开始异世界第10卷  观潮 周密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下载  周云鹏  菊池蓝aajB_110  密云租房58同城  金超群  华夏银行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 2017 _强化SDR:构建超主权储备货币体系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站点地图

厦门画江湖冥帝复活了_羽联排名:林丹4年后重回世界第1 风云让出榜首